两性故事

说女生费油啥意思,和姐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作者:admin 2020-03-01 12:00:25 我要评论

    虽然秦孑这样说,陈恩赐当晚还是飞了。

    晚上十一点半,飞机降落首都机场,一有信号,她立刻联系了秦孑。

    她给他发了很多条消息,他都没有回她,她以为信号不好,等从飞机上下来后,她一边等行李,一边给他打电话。

    一直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

    那一刻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秦孑其实在说那句勉强时,就已经生气了。

    没能联系到秦孑的她,知道秦老爷子生日的地点,虽然已经很晚了,但她还是抱着希望打车跑过去了一趟。

    餐厅打烊了,除了门口亮着的霓虹灯外,整栋楼的窗口都是黑的。

    陈恩赐站在空无一人的路边,又给秦孑拨了好几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

    陈家就在北京,距离这家餐厅只有一千米之远,可她那一刻看着始终不接她电话的秦孑的手机号码,突然觉得自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无处可去。

    她很慌,也很怕,穿着高跟鞋东奔西跑了一天的她很累了,她蹲在路边,握着手机给他发了一条消息。

    “秦孑,你接我电话好不好?”

    她从来都没有这么低声下气过,那是第一次,没人知道她发这条消息时,到底把自己放在了多卑微的地步。

    她等了好久,都没等到他的回复。

    直到她蹲的双腿发酸时,她才重新又按着键盘,给他发了一条消息:“对不起。”

    她就近找了一家酒店住下了,她以为第二天醒来,秦孑气消了肯理她了。

    她满怀希冀的睡了,睡了不过四个小时的她,从梦中惊醒,她拿起手机,看到秦孑安静的电话、短信和微信,她才发现,她错了,他远比她想象中要气愤很多,她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竟是关机状态。

    按照原计划,她当天晚上是要飞成都的。

    她临起飞之前,一直都有给他打电话,他一直都没开机,她在登上飞机后,给他留了言。

    “我去成都,有个活动,两天的时间。”

    “我十点到,十一点我们通个电话可以吗?”

    空乘小姐催促陈恩赐关机了,她口中说着好,但在关机之前,还是飞速的给他又发了一条消息。

    “对不起。”

    那晚到成都,秦孑开机了,但是没回她消息,她打电话过去,他也没接。

    十二点的时候,林染找她了。

    她从林染的口中知道,秦孑回了上海,和容与他们在酒吧里喝多了,拉都拉不回去。

    林染还说,秦孑看着心情好像很糟糕,问她知不知道怎么回事?

    有了秦孑的动向,陈恩赐安心了许多,她没跟林染提她和秦孑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只拜托林染好好照看着秦孑。

    那天晚上三点钟,秦孑他们才回了家,第二天早上七点钟就要起床的她,三点钟才睡下。

    等她那天忙完,已经是晚上了,秦孑还是没理她,但林染却跑来跟她又发牢骚了:“兮兮,我觉得那家那位疯了,他睡醒后,又拉着容与他们出来喝酒了。你确定你不回来管管吗?”

    “你知道他们今天是怎么喝的吗?白酒威士忌红酒掺着喝,这么喝下去,不喝到胃吐血才怪呢!”

    和前一天晚上一样,秦孑他们折腾到了大半夜,陈恩赐大半夜才睡。

    连续三天没睡好的陈恩赐,状态差极了,经纪人也察觉到她的不对劲,问她是怎么一回事。

    她只说不舒服,没睡好。

    经纪人劝了她两句,走开了。

    后来,等到化完妆,她躲开了助理和化妆师,还是跟经纪人开了口:“我今天下午活动结束后,我想回上海。”

    经纪人:“可你明天还要去深圳。”

    “我不想去了,”陈恩赐抿了下唇:“我最近很累,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你帮我想办法取消吧。”

    她那个时候虽然已经有名气了,但是还不够火,带她的经纪人比较强势,希望艺人可以听从她的一切指挥和安排。

    订好的行程,陈恩赐非要取消,经纪人大怒:“你现在还没火,你就这样耍大牌?”

    “你知不知道,我帮你接下来这些通告,跑了多少关系。”

    “麻烦你尊重着点我可以吗?”

    经纪人许是见陈恩赐迟迟不肯改变主意,最后就留了句:“今晚不管怎样,你都必须跟我飞深圳,这次的通告你要是敢给我搞砸了,我绝对会让你在手里压到死。”

    陈恩赐当然知道经纪人说到做到。

    经纪人其实也不想真的把好不容易带到今天的艺人就此放弃,和她因为分歧产生了不愉快后,还没忘记扣了她的身份证。

    但是那天下午,她忙完成都的事后,还是悄悄地溜了。她在机场补办了一场临时身份证,飞回了上海。她一下飞机,就收到了经纪人狂轰滥炸式的语音消息。

    她这样不听话擅作主张的逃跑,让经纪人气到了极致,最后经纪人给她留了句:“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明天上午十点之前,你最好可以到深圳,如果我看不到你人,后果自负。”

    她没回经纪人的消息,从机场出来后,她第一时间联系了林染。

    果不其然,秦孑又跟容与他们去酗酒了,她从林染那里拿到地址,拦了一辆车直奔而去。

    到了酒吧门口,她递给了司机两张红色的钞票,连零钱都没有要,就急匆匆的下了车。

    她找到包厢门口,推开门,看到的只有容与、林染他们。

    林染见到她,立刻站起了身:“兮兮,你回来了?”

    陈恩赐没看到秦孑的人,迫不及待的问:“他呢?”

    “孑爷吗?他去洗手间了……”

    没等林染把话说完,陈恩赐就顺着标识,跑去了洗手间。

    秦孑背对着洗手间的入口,正在洗手。

    陈恩赐暗松了一口气,慢慢的走了过去。

    他察觉到了动静,抬头,透过镜子看向了他,他没说话,很快就低头继续慢慢的清洗着手指,等她站在他跟前时,他洗好了手,正拿着纸巾认真的擦着手指。

    她停下脚步,开了口:“秦……”

    

她只说了一个字,他扬手将纸巾往旁边的垃圾桶里一弹,就扯着她的胳膊,将她往洗手台上一压,低头堵住了她的唇。

    ·
相关文章
  • 说女生费油啥意思,和姐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