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宝贝办公室小点声,女人受不了的番号

作者:admin 2020-03-31 12:29:55 我要评论

    这牛爷爷,他怎么——

    “好了呀~”

    然,那少年却一点儿隐瞒都没有,眉眼含笑,表情怡然的点头。

    让牛岚一呵呵笑,伸手戳戳他的眉心。

    “鬼灵精。”

    话落,他顿了一顿,轻叹一声。

    “娃子,最近出门小心些,这天啊,起风了,或许会有一场大雨呢,可别被淋生病了。”

    这类似于关怀,和警醒的话,让舒千落夹死了眉心,探究的看向几步外的牛爷爷。

    而,夙顾白却认真点头。

    “嗯,会小心的,不过~”

    他亦是一顿,含笑的眉眼,略显张狂。

    “不下大雨,焉能看见彩虹?五颜六色的很是好看,也很是美味呀~”

    闻言,牛岚一哈哈大笑。

    “也是,你自小就爱在大雨中奔跑,该是被洗刷的不惧了,不过,这一次啊——”

    他叹息一声,抬头看了看天,似是白内障的双眼,竟然劈开了一道暗瞳,犹如兽眼,让舒千落蓦然睁大眼睛,但那少年,却淡定如初,不见任何惊色与惧意,平平淡淡,含笑晏晏。

    一息后,他收回目光,暗瞳隐去,又是一叹。

    “爷爷老了,已经看不到以后的‘天色’了,娃子,你,小心啊——”

    “嗯,会的。”

    少年站起来,伸手摘掉牛爷爷发间的银杏叶,放在他掌心里。

    “看不见也好,若是时常能看见,便失了意外临现的趣味,也少了冒险的激情,着实单调了些。”

    这话,让牛岚一忍不住笑。

    “也是,相比于我们这些寻求安逸之人,你啊,喜欢闯,喜欢看海洋翻澜,山川流转,看不见于你,也不算太坏,娃子,保持着这心性,去吧。”

    “嗯,爷爷回见~”

    长身如玉,脚踩天光,背掀天幕的少年,笑的缓扬放纵,双臂一伸,如君临世,缓缓一拦,将万物敛收怀中,然后俏皮的冲着牛岚一眨眨眼。

    在牛岚一忍俊不禁间,转身离开,拉起几步外少女的手,一起踏进拐角巷中,逐渐被黑暗吞没。

    “丫头。”

    在他们身影消失的那瞬间,牛岚一焦急的出声。

    舒千落下意识一顿,扭头看去。

    “爷爷?”

    牛岚一愣了下,笑出声。

    “哎,抓住他的手,别走丢了啊——”

    说完这话,他收回目光,摁响了怀里的收音机,跟着唱起了咿咿呀呀的戏曲。

    让舒千落紧了紧抓住少年的手,点了点头。

    “我知道。”

    然后,便跟着少年抬脚回家。

    只是,在他们二人彻底离开后,牛岚一叹息一声,眉眼里露出了伤痛的怜悯。

    似是看到了什么改变不了,遏止不住,也挽回不及了画面,让他的身上,都溢出了哀寂的情绪,惊的身边的银杏树都静止了随风飞扬的举动。

    片刻后,伸出一根枝条,轻轻的拍了拍牛岚一的脑袋,似是在安抚。

    让牛岚一笑了笑。

    “我没事,只是——”

    只是什么呢?

    他,不可说。

    天机已泄,他不可再泄。

    一人毁无碍,众人毁,才是最无奈。

    巷子里。

    舒千落沉默良久,才问。

    “牛爷爷他——”

    “窥机者。”

    “什么?”

    她微愣,对这三个字的释意有些茫然。

    “窥探天机的人。”

    少年声音漫漫,似是被镀上了一层寒凉,让他整人像是即将出鞘的剑。

    而,这话亦让舒千落怔了住。

    “所以,牛爷爷跟金爷爷钱爷爷他们一样?”

    “不知。”

    他摇头。

    “对于他们自身的定位,我一直摸不清,但有一点——”

    夙顾白眯了眯眼。

    “他们都归属于玄门苍玑谷,而玄门不是一个门派,是容纳像他们那样人的专门领域,里面门派,帮派,家族各自成型,就像我们现在眼中的世界,只是他们——”

    他低笑一声,声音幽深冷若。

    “能人异士辈出。”

    最后这话,暗指意味之深,让舒千落一下子就想到了先前,牛爷爷的那双眼睛。

    她唇角动动。

    “所以,玄门很危险,对吗?”

    “哪里不危险?”

    少年挑眉,伸手摸摸她的头,笑意莫名古怪。

    “大家一同生活在这个世界上,再危险能敌的过山崩地裂,天地倾覆?”

    ……校花大人嘴角一抽。

    “所以,这话我可以理解成为——‘惹毛了爷,将整个星球给炸了,看你丫还得瑟个屁’的意思,对吧?”

    “哎呀呀~,小落落真是深得爷心呢~”

    少年轻笑,狠狠的扑棱着她的脑壳,惹的舒千落瞪他一眼。

    “所以你不想进玄门?”

    “时机没到。”

    他收回手,拐个弯儿,走向回家的那条巷子,却瞅着不远处停在在那里货车。

    “咦?到了。”

    舒千落也看到了那货车,但她此时的心思不在那车上,而是在狗东西那个时机没到上,她奇怪的蹙蹙眉。

    “什么时候?”

    “据说,玄门只在每年特定时间内开启一次,进行货物交易,余下的时间避世不入,今年的已经过了,就算想去长眼界,也只能等到明年。”

    “这样?”

    校花大人扯扯嘴。

 &n

bsp;  “搞的这么神秘,跟搞传销的有啥区别?最后不还是被拎出来?”

    “没错,爷也是这么认为的。”

    少年低笑,拍拍她的脑袋。

    “眼下玄门不重要,重要的是先装备一下自己,其它的,等来年再说。”

    “也是。”

    舒千落点头。

    二人走到门口,看向那送货的两位青年。

    青年在看到二人时,咧嘴笑笑,露出一口白牙,憨厚老实。

    “二位好,凉哥让我们给二位送些东西。”

    这般说着,二人拉开后车门,指着里面的各大箱子。

    “搁哪儿?”

    “放院里吧。”

    这般说着,夙顾白直接拽住一个箱子,随手一抛,扔到自家那断垣残壁的院子,那重到不可思议的箱子,在少年手中跟泡沫似的,三两下就给卸干净了。

    惊的两位青年保持着抬箱子的动作,目瞪口呆。

    卧,卧操——

    这位,什么神人啊?!

    那,那箱子怎么着都有上百斤的吧?

    他,他就这样?

    随手抓?随手抛?还整整齐齐的码成一行的?

    冲击有点儿大,他们需要扶着车门缓一会儿,缓一会儿……

    舒千落瞅着二人那惊吓掉魂都要飞掉似的神情,嘴角微抽,轻咳一声。

    “嗯,他天生大力,又练过,更拜了高师。”

    这般说着,她随手抓了个箱子,然后,脸就扭曲了。

    真尼玛重!
相关文章
  • 宝贝办公室小点声,女人受不了的番号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娇媚系统紧致h,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