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故事

撒娇女人最好命的理由,不啊3个一起会坏的

作者:admin 2020-06-15 16:28:54 我要评论

    陈默在一旁看到后,心里充满了怒火,这种人,怎么会被称为医生,还慈善大师,不就是在忽悠别人嘛!

    陈默忍不住了,便决定冲过去教训一下这个年大师。

    “等一下。”周中立刻冲陈默摆了摆手,又指了指加卫。

    陈默立即明白了周中的意思,便走到了加卫的身边。

    加卫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小瓶酒,放在了陈默的手上。

    另一旁的年大师,笑容满面,刚把把手里的钱装进口袋里。

    “喂,把钱放下。”陈默拿着酒瓶,把年大师拦了下来。

    病人和病人女儿听到后,看了过来,两人看到陈默后十分惊讶。

    “陈默?”病人其实正是田远福,而病人的女儿正是陈默的表姐田小云。

    “表叔,表姐,我是陈默。”陈默看到田远福和田小云的穿着后,鼻子一酸,以前的田家可是十分有钱有势,现如今却落到如此田地。

    “表叔,这是我给你带的酒,你喝一杯吧!”陈默赶紧把瓶里的酒,给田远福,倒了一杯。

    田远福刚想接过酒杯,身边的年大师,却对他摇了摇头。

    “哟,我不喝了。”田远福赶紧把酒杯放在了一边,不敢再举起来。

    “表叔,你不能信外人,不信我吧!我不会害你。”陈默气不打一处来,没想到表叔竟然如此听这个骗子的话。

    “我…”田远福欲言又止,时不时的看着年大师,一脸的敬重。

    “我可是来救他的,当然也不会害他了。”年大师笑了笑,慈爱的看向了田远福。

    “对,年大师可是我的救命恩人,他不能害我。”田远福说着,坚定的点了点头。

    “救命恩人,你确定不是他害得你现在这个样子?”陈默气得直咬牙,他就没见过这么强硬的骗子,而且表叔居然还向着骗子说话,自己就像个外人一样。

    “不可能,要不是年大师,我早就死了。”田远福怎么也不信陈默,而是认准了年大师。

    “我啊,太冤枉了。”年大师突然左右看了看,擦了擦自己的脸,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周围的护士和医生,还有一些病人,都看热闹的围了过来。

    “我好心免费治病,只不过想他们为我慈善机构捐点钱,帮助其他的病人,而你却一再误会我,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病我就不治了。”年大师激情澎湃的开始怒斥陈默,眼里居然还挤出了几滴眼泪。

    周围的人看到这里,都开始议论纷纷。

    “你别管我家的事了,我们是自愿捐钱的。”田小云在一旁,听到年大师说不给田远福治病了,立刻一脸焦急。

    陈默本来就是好心,但却被莫名其妙的讹上了。

    周围的人开始纷纷站出来,义正言辞的指责陈默。

    “你又不是他女儿,你当然不着急了,怎么能不给老人治病呢!”一个医生怒气冲冲的指着陈默,觉得陈默就是害怕花钱,故意诬赖年大师。

    “对,再说了,年大师什么时候要过钱,从来都是为了别的病人而筹集善款,自己还自掏腰包给你们治病,一边还受着委屈,怎么能有你们这么恶毒的人。”一个护士大声的怒斥着心中的不满。

    所有人都觉得,是陈默的错,而年大师却是善良的,为了大家受了委屈。

    周中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心里十分难受,这帮人太过愚昧,田远福自己在走廊时,也不见谁这么正义,这回有年大师的事了,又都站了出来。

    周中看陈默气得直发抖,赶紧走了过去。

    “你们口中的年大师,其实根本就是一个骗子,他连医术都不会,会的只是下蛊。”周中说完,看向了年大师,年大师一听下蛊,立刻低下了头。

    “不可能,你怎么能这么说年大师。”众人一听,赶紧为年大师说话。

    “他只不过假借治病,而是在病人的身体里下蛊,每次他一施法,病人就会毒蛊发作,而发病,而善款只是一个说辞,为的就是骗钱。”周中指着年大师,把实情说了出来。

    “年大师趁机骗钱,只是他得到一笔钱就施法让毒蛊的作用缓解一些,下次需要钱再让毒蛊发作,等病人的钱都花光了,年大师也会操纵毒蛊让他们直接死去。”

    周中看大家不信,赶紧提醒大家。

    年大师站在一旁突然冷哼了一声。

    “既然把一个医者说成这样,我也就不治了。”年大师一脸怒火,转身准备离开。

    其实,年大师则是因为心虚,被周中说出了骗人之术,怕再次露馅,只好找个由头,赶紧跑路。

    陈默看年大师落荒而逃,赶紧把药酒拿到了田远福的面前。

    “表叔,只要你喝一杯,你的病就会好了,表姐也不用再花嫁妆钱了。”陈默打算趁机,劝表叔喝了药酒。

    田远福本来还十分犹豫,但听到田小云的嫁妆,直接拿起药酒,一饮而尽。

    刚喝下药酒的田远福,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大口吐血,随后便晕了过去。

    围观的人突然害怕了起来,纷纷大叫。

    “这才是毒药,这是害人啊!”

    这时,本来已经走了的年大师,又装作一副担心的样子折了回来。

    “快去报官,他这是被毒死了。”年大师一脸严肃的大声说道,吩咐旁边的人,赶紧围起来。

    “年大师,快救救我父亲吧!”田小云看到父亲晕了过去,赶紧跑到年大师的身旁,一脸焦急的说道。

    年大师做样子看了看田远福,默默的摇了摇头。

    “怎么样了,年大师。”田小云握着田远福的手,心里一阵酸楚。

    “就是因为喝了他们的毒酒,现在已经没法治了,他救不活了。”年大师露出了一副难过的表情,冷眼看着周中等人。

    田小云听到后,伤心欲绝的坐在了地上,双目无光。

    不一会儿,医院里就传来了,一阵凌乱脚步声。

    所有人纷纷让出了一条路,一时间,医院走廊里,一群护城军把周中一行人围住了。
相关文章
  • 撒娇女人最好命的理由,不啊3个一起会坏的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好大好涨水好多bl,太史阑容楚第一次...

  •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警花短裙被...

  •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啊唔啊嗯...

  • 鸡蛋play鸡蛋塞下去,呻吟_m开腿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