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这B做了两次了,让人感动的故事50字

作者:admin 2020-07-02 15:39:45 我要评论

    听到周恒一那么说,唐绝微微颔首,看着他的目光带着深沉,“周恒一,如果有一天发生了不好的事情,我需要你保证保护好齐雨墨的周全。”

    周恒一的心一沉,“boss,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了?”

    面对周恒一的问题,唐绝并没有回答,而是看着面前的人,随后轻轻的开口,“答应我。”

    周恒一拳头一点点的握紧,随即他目光坚定的看着病床上的人,“boss,您知道的,我是老太爷吩咐用来保护您周全的,除了您以外我不能去保护其他的人。而且我不能不管您的安全。”

    你能做到为齐雨墨不顾生死,只要她开心快乐就好,但是他做不到。

    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去死啊!

    “但是你是我唯一一个能够相信的人了。”唐绝看着周恒一,轻轻的回答,那目光让周恒一有些伤感。

    他错开唐绝的视线,低下头安静的看着自己缠着纱布的手。

    这是昨天晚上他为了救齐雨墨的时候受伤的。

    气氛一下子有些安静了,随即传来了唐绝又再次开口的声音,他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你是唯一一个知道齐雨墨对我而言是多么重要的人,除了你以外,其他的人我没有办法去相信,而这个任务也只能交给你。”

    那么多年来周恒一一直跟在唐绝的身边,没有人比周恒一知道齐雨墨在唐绝的心里的地位。

    正是这样唐绝才能相信,万一齐雨墨遇到了问题,周恒一会保护在齐雨墨的身边。

    沉默了一会儿周恒一抬起头盯着唐绝看,“boss是不是因为五福门的事情?”

    唐门在确实是地头蛇的存在。

    只是如今的它来到了,哪怕是几百年前唐门也是从的大门出去的,可它如今始终只是个外来的帮派。

    就算有大量的武器也依旧难以跟地头蛇相对抗。

    而五福门就是一支强大的地头蛇,这一次唐绝为了救齐雨墨,他杀了五福门的少门主王少,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这群人会怎么对付唐绝。

    这种时候,周恒一第一保护的人该是唐绝,却不是齐雨墨。

    在听到周恒一的问题之后,唐绝没有出声,很久之后他才说了句,“出去吧!”

    “boss……”周恒一正想说话,这个时候突然病房的门被人敲响。

    周恒一下意识的转过头,他以为是齐雨墨,结果转过头就看到一个陌生的女人站在那里。

    见周恒一看过来下意识的对着他腼腆一笑。

    周恒一蹙了蹙眉,目光有些警惕,但一想到唐绝让自己出去,便只能收起自己的想法转身离开。

    擦肩而过的时候,周恒一下意识的又朝着那个女人的地方看了一眼,当看到她胸卡上的牌子写的是“心血管医生:乔安娜”。

    ……

    乔安娜见周恒一走出去了,这才转过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唐绝,眉眼间带着点点的心疼,“我听说你出事了,就特意过来看望你。”

    面对乔安娜的话,唐绝并且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拿着手机趴在病床上点点画画。

    乔安娜就那么安静的站了一会儿,她以为唐绝会说点什么,但一直等到很久,他都没有什么反应,这让乔安娜的眉头蹙了蹙,随后又开口。

    “我知道是因为她而受伤的。”

    唐绝拿着手机的手微顿,爱答不理的开口,“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乔安娜听到了这里眼眶微微犯起了红晕。

    她昨晚听到医院的微信群里有说,唐绝被救护车带到了医院里,当时她看到之后,第一个跑到医院来,就是想知道他具体的情况。

    而后她又一个人在走廊的角落里坐了很久,就是想要等齐雨墨走的时候去看看他,知道他现在的情况。

    可是她没有想到的是当自己过去的时候,却是唐绝这样语气冷淡的回答。

    乔安娜看到这里下意识的抓着自己的衣角,很努力的把自己眼眶的眼泪忍回去,随后这才又缓缓的开口,“我是担心你。”

    “我需要你的担心?”唐绝鄙夷的反问,随即他冰冷的目光朝着她的地方看过来。

    这是乔安娜从走进病房以来,不,确切的来说是她通过齐雨墨接触唐绝之后,是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看自己。

    可是他的目光却带着冰冷,没有一点的温度,看得她打心眼里觉得发寒发冷。

    她呆呆的站了一会儿,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怎么也不敢让它落下来。

    而正在这个时候,唐绝又再次开口,“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你可以滚了,别留在这里碍我的眼,我嫌脏。”

    那一句话终于让乔安娜的眼泪,无法控制,大滴的眼泪从眼眶滑落,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恢复平静,而后轻轻的开口,“唐绝,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能那么对我?”

    “你喜欢我关我什么事?而且凭什么你喜欢我,我就必须要回应你?像你这种女人……不!”

    说到这里欧瀚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冷笑着看面前的乔安娜。

    “你根本算不上人,因为人是不会主动去勾搭自己朋友的男人。雨墨对你那么好,她的全家对你那么好,你却做出这种恶心丧尽天良的事情,你其实根本就不算人。”

    乔安娜听到欧瀚的话,这一刻无法控制的哭了。

    她就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哭了起来,眼泪无法控制。

    有什么比自己深爱的人那么痛骂自己,更加让人难过的?

    而正在乔安娜痛哭的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敲了两下,接着还没等里面的人说话,门直径被人推开,齐雨墨的脸出现在了病房的门口。

    手里还拎着一袋粥,大概是刚从外面买好东西回来。

    结果就看到了屋里乔安娜一脸痛苦的看着病床上的唐绝,满脸泪水

    看着这一幕,齐雨墨先是愣了几秒钟,随后一脸尴尬,“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唐绝看到齐雨墨进来,并没有出声,仿佛这件事跟他无关。

    也确实是无关,这个乔安娜在他看来连人都算不上。

    至于乔安娜则是红着眼睛,都不知道说什么,那一刻她只觉得齐雨墨的目光对她而言极其的讽刺,甚至连话都没有说就那么匆匆的跑了出去。

    看到这里,齐雨墨先是一愣,随后看着唐绝,“我……要不要去解释一下?”

    唐绝听到齐雨墨的话,眉头微微的蹙了蹙。

    其实现在最该解释的不是齐雨墨,而是乔安娜,她该跟齐雨墨解释,她跟他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事情。

    只是……

    眼下唐绝看了眼乔安娜离开时忘记关上的门,眉头蹙了蹙,想都没想立刻开口,“我跟她没什么。”

    可说完之后,他像似想到了这样说有些语气不好,于是又急急忙忙补充。

    “我跟这个人并不熟悉,她只是莫名其妙的过来看我。”

    能不莫名其妙吗?

    他甚至到现在连这个人叫什么都不知道,她却一副他欺负了她的模样。

    齐雨墨看了眼唐绝并没有出声,只是将袋子里的粥拿出来,然后摆放在唐绝的面前。

    看着齐雨墨的反应,唐绝想继续说的话又被他吞进了肚子里。

    他知道自己再继续说就有些欲盖弥彰了,犹豫了一会儿,他把注意力都放到了齐雨墨带来的那些粥上。

    里面都是很清淡的粥,却不是唐绝喜欢的。

    他喜欢吃牛肉,喜欢吃鸡肉,可唯独不喜欢清淡的东西。

    不过……

    因为这些东西是齐雨墨买的,所以在唐绝的眼里就显得格外的与众不同了。

    齐雨墨买来的那些粥,唐绝都吃完了,并且他甚至喜欢上粥了。

    闻着那淡淡的粥,唐绝都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那么香的东西。

    一旁的齐雨墨看到唐绝这个样子,有些奇怪,“是……不喜欢吗?”

    她小心翼翼的样子让唐绝的心更是开心得不像话。

    她是第一次那么的自己,第一次是那么在乎自己。

    虽然在年少的时候他也曾生过病,但那时候的她关心的不是唐绝而是他所扮演的“唐叶”这个角色。

    如今的她,眼里看到的是他,心里想的也是唐绝这个名字,她是第一次、关心唐绝啊!

    见她那么说,唐绝连忙摇头,“没有没有。”

    起来吃饭的时候,因为拉扯到了后面的伤口,那片区域又开始出血了。

    对于伤痛,唐绝没有说什么,但看到他僵硬的动作,齐雨墨知道他很疼。

    看着唐绝苍白的脸,第一次,这个在齐雨墨心目中是个玩世不恭男人的家伙,让她改变了看法。

    他跟传说中的不一样,起码在受到那么严重的伤势时,唐绝所表现出来的是默默的忍耐。

    将唐绝掺扶起来之后,齐雨墨这才拿起一旁的粥,将上面的热气吹散,然后小心翼翼的将粥摆放到唐绝的面前,“有些烫,你小心点。”

    “好。”唐绝微微颔首,随后接过粥,在齐雨墨的目光中他一勺接着一勺的将手里的粥全部喝完。

    当看到唐绝把最后一勺粥都吃完的时候,齐雨墨有些惊讶,“你喜欢喝粥?”

    她还以为像唐绝这样的人不喜欢吃这些东西。

    听到这里的唐绝放碗筷的手顿了顿,“比较喜欢。”

    其实他吃完这些粥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喜欢喝粥,而是给他粥的人是齐雨墨,他才会把这些东西都喝完。

    他活到现在,身为唐门的门主,从小到大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次伤。

    但是没有一次他会喝粥的,伤势其实对唐绝而言也就那么回事,他更不可能因为身体而影响饮食。

    听到唐绝那么回答,齐雨墨笑了,她笑得特别的好看。

    这也是第一个属于他唐绝的笑容,而不是唐叶的。

    “那就最好了,小智他最近还在喝粥,如果你喜欢喝粥的话,我在做好的时候也给你带一份吧。”

    唐绝眼前一亮,声音带着一丝小心与不敢相信,“可以吗?”

    “当然!”齐雨墨用力的点头,“你想喝什么粥?”

    “你……”唐绝将差点出口的“你做的都喜欢”这句话咽进嘴里,故作淡定,“你决定吧。”

    “好!”

    之后齐雨墨又嘱咐了唐绝几句要注意的事项,这才转身准备上班。

    就在她准备出去的那一刻,唐绝突然下意识的开口喊住了她,“雨墨。”

    齐雨墨出去的脚步停下,转过头看着唐绝,只见他看着齐雨墨目光带着一丝她不知道的光芒,随后眼神闪了闪,轻轻开口,“我们……是朋友吗?”

    是朋友吗?

    你能不能让他以朋友的形式站在你的身边?

    齐雨墨点头,“是的,我们是朋友。”



    是啊!

    如果不是朋友唐绝也不会那么救她了。

    听到齐雨墨那么说,此时此刻唐绝的嘴角勾勒起一道优美的弧度,他微微点头,“你快去上班吧。”

    随后在齐雨墨走后,唐绝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接着一巴掌拍在了床上,那巨大的动静震得他后背的伤口一阵刺痛。

    可是再疼都没有此时他内心的喜悦大。

    齐雨墨刚才说,他们是……朋友,朋友……

    这份笑容持续到第二天周恒一来到唐绝的病房时,他就看到自家一直都看成英明神武的boss大人此时正趴在病床上嘿嘿的笑着。

    那样子活像个脑子出了问题的傻子,笑得极其的痴傻。

    让周恒一有些惋惜这张脸了。

    那么好看的脸,怎么就笑成这幅德行呢?

    周恒一将几份重要的文件给唐绝签好之后,却见他依旧满脸带着笑意,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手里的文件。

    “周恒一你知道什么是朋友吗?”

    周恒一有些无语的看着面前的唐绝,“……”

    一时间对这样的唐绝,他居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

    唐绝说完这些,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过不是因为悲哀的叹气,而是因为幸福的叹气。

    “我跟齐雨墨的关系是朋友,关系开始改善了。”

    周恒一想了想,决定再让这个家伙开心一点,“其实很多恋人都是从朋友开始的。”

    周恒一的这话说出口之后。

    那一刹那病房里的气氛瞬间安静了,静谧得仿佛时间都在那瞬间停止了。

    接着,他清晰的看到欧瀚的眼睛那光芒在一点一点的放大。

    在周恒一还没搞懂怎么回事的时候,唐绝突然笑了起来。

    那开心快乐又充满了兴奋的样子跟他背后的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 CS:23767514:312:2019-08-31 01:14:02 -->
相关文章
  • 这B做了两次了,让人感动的故事50字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