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故事

潮湿春日负暄txt,69乐园会员日志

作者:admin 2020-07-11 14:38:53 我要评论

    第十二章:离间进行时

 &nbs

p;  见到秦恭来到,秦昊虽然心中不愿,但礼不可废,于是对其拱手一礼,恭敬的说道:“小侄见过三叔。”

    “见过三叔。”秦虎行礼道。

    “嗯!”秦恭淡淡的点点头,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到秦龙和秦天面前,不悦的训斥道:“昊儿大病初愈,很多事都不明白,你们两个做哥哥的应该好好的教他,而不是一昧的维护孙管事,须知在老实的人也是会变的。”

    秦龙和秦天一听都为之一愣,有些不理解自己父亲的用意,但还是听从,然后拱手道:“孩儿知错了。”

    秦昊见此心中叹了口气,秦恭这是要弃车保帅啊,自己通过孙管事试探和打击三叔的计划,刚实行一半就彻底失败了,这个三叔真不好对付,跟了自己十多年的老部下说舍弃就舍弃,够狠!

    孙管事一听,哪里还不明白秦恭这是要舍弃自己,立马跑过去抱住秦恭的大腿,哀嚎道:“三爷,小的对您可是忠心耿耿啊,您可不能不管小的呀!”

    秦恭一脚将孙管事踹开,冷漠的说道:“老老实实把你这些年贪墨的财务都吐出来,看在你跟了我十年的份上,我饶你一命。”

    孙管事闻言大喜,不停地磕头道:“谢谢三爷不杀之恩,谢三爷不杀之恩……”

    要是被家主秦温的知道孙管事监守自盗长达十年的话,都不需要经过官府,就可以通过家法处死他,秦恭虽然将他贪墨的财产收回,但小命毕竟保住了,已经很念旧情。

    大汉建国后承接前秦法制,在张良等人的制定下,大汉律法的第一条就是“杀人者死”,在西汉时这条法律确实很有约束力,汉桓帝曾以此律诛杀十数位功勋卓著的列侯之后,不过到了东汉,此律则形同虚设,各大家族皆有自己的族规,一旦触及就是官府也不好强行干预。

    秦昊见此心中冷笑不已,表面装的再冷酷,实际上还是有感情的嘛,有感情就有破绽,可不要让我逮到啊,二叔!

    “三叔仁义,处事公正,小侄佩服。不过此事甚大,三叔不禀报父亲就擅自决定,有些越俎代庖了吧?”秦昊淡笑着说道。

    秦虎则苦着脸在后面不断地拽着秦昊的衣服,示意秦昊不要再说了,秦昊却依旧至若惘然,我行我素。

    秦恭闻言,脸色越来越冷,原本以为处置了孙管事已经算是给秦昊这个少主面子了,哪知道这小子不知好歹不说,居然还得寸进尺,那就不要怪三叔不给侄儿你面子了。

    “哼,我秦恭做事,不需要你这个黄口小儿指手画脚。”

    秦恭冷冷的瞥了秦昊一眼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秦龙秦天见父亲负气离去,狠狠地瞪了秦昊一眼然后紧随其上。

    “完了完了,本来只是来讨要药材的,怎么最后把二叔给得罪了。”一边的秦虎哭丧道。

    “四哥,二叔怎么会和我们这些小辈计较呢,你多虑了。”秦昊毫不在意的笑道,但是心里却并不轻松。

    刚才秦恭轻松化解了自己的又一次挑衅加试探,可见这位二叔真的不简单,最起码现在的秦昊是奈何不了人家的,不过并不代表秦昊没有办法。

    既然自己对付不了,那就找一个能对付的不就行了。二叔可不要先看小孩子哦,秦昊已经不是以前那颗傻子了,我们走着瞧。秦昊心中冷笑道。

    秦昊不知道的是,就在离他三十米外的墙角上,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傲然屹立在墙角,正默默地注视着秦昊,不停地点头。

    “小小年纪,心思缜密,话里行间,绵里藏针,令人防不胜防,真难以想象这居然是个十岁的孩子,携重瞳出世之人果然不可以常理度之。而且此子进退有据,王霸并存,真乃枭雄之姿也。这等块洁美玉胚简直是老天赐予老夫最好的礼物,天予不取是为蠢,这个弟子我王旭收定了。”

    老者一边抚须一边仰天大笑,看向秦昊的眼神犹如饿狼般放着绿光,仿佛秦昊就是一件珍宝似得。

    “这秦家绝对有秘密,不过各个大家族又有哪个没秘密呢?先不去管它!依我所见,以这小子的个性估计是要去借力了,我且坐看这小子能不能挑起秦家的内乱,危急时刻指不定还要出面保他一保。”

    离开库房后,秦昊直接前往了父亲秦温的书房,不过在半路就碰到了秦温派来找自己的人,由此看来刚刚发生的事,已经传到父亲的耳朵里了。

    一进书房秦昊发现秦温的脸色有些阴沉,于是立马笑嘻嘻的凑上去笑道:“爹爹,这才一会不见,您又变帅了。”

    秦温一听虽然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是大致还是猜到了了,佯装阴沉的脸顿时消融,笑了起来。

    自从儿子恢复之后总是时不时冒出两句新词,秦温都感觉快跟不上儿子的思维了。秦昊要是知道父亲心中所想,一定会在心中吐槽,老爸呀,你可从来没有跟上过儿子的思维哦!

    笑过之后,秦再次板着脸,严肃的说道:“听说刚刚你在库房和你大哥二哥还有三叔起了点冲突?”

    秦昊一听笑道:“是的父亲,孩儿感觉三叔一家好像都不喜欢孩儿,说起话来都阴阳怪气的。”

    秦温一听叹了口气说道:“三弟还是没有放下呀。昊儿,你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秦昊一听使劲点头,而秦温则仿佛陷入往事的回忆中。

    “你爷爷秦山从小就教导我们兄弟,我秦家未来的继承人不按嫡长只分才能,家主之位之后属于最有本事的那个人。而为父虽是嫡长子,但论起才能,当时确实不如你二叔三叔,尤其是你三叔,你爷爷当初几乎已经认定会将家主之位传给你三叔了。”

    秦昊一听疑惑的问道:“那父亲有是怎么成为家主的呢?”

    秦温摸了摸秦昊的脑袋,笑着说道:“这还都是昊儿的功劳呢。”

    秦昊指着自己疑惑道:“我?”

    秦温点点头,“对,自昊儿出生后,你爷爷见到你的这双眼睛起,就说昊儿你一定会带领我秦家重回巅峰,于是立为父为家主。现在知道你三叔一家为什么不喜欢你了吧!”

    秦昊闻言点点头,原来其中还有这样一层关系在里面,自己这个爷爷也是有意思,居然通过孙辈来选继承人,和康熙帝如出一辙啊!

    相传康熙的几个儿子都非常优秀,康熙也不知道该选谁做继承人,于是只好将目光投入到孙子那一辈上,而第三代中却无人可与未来的乾隆帝争锋,于是才选了自己的四子,后来的雍正,而清朝也在这三代间达到鼎盛,也就是后来的康乾盛世。

    结合之前种种,秦昊总算知道为什么三叔一家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是冰冷的了,如果不是自己,三叔秦恭才是秦家家主,大哥秦龙也不只是长子,而是嫡长子,这其中的因果比杀父之仇和夺妻之恨也相差不远了,在后世几十万的家产兄弟都能争个你死我活,而像秦家这么大家业,秦恭能作出暗杀这种事也并不奇怪。

    “父亲,说句不该说的话,你有没有想过五年前关于孩儿的那一场伏杀,有可能是三叔幕后操作的?”秦昊正色道。

    秦温一听立马不悦的说道:“胡说八道,你三叔怎么可能是这样的人。”

    “父亲,你有没有想过二叔为你挡的那只从背后射出的冷箭,有可能就是三叔放的。”

    “住口,为父兄弟之间三十多年的情谊,哪是你能理解的,不要再说了。”秦温怒拍了一下桌子,冷冷的说道

    “孩儿一死,大哥就是顺位继承人,父亲一死,三叔就是家主,无论我父子两人哪个出事,三叔一家都是最大的获益者,父亲不可不防...!”

    “闭嘴。”

    秦昊话还没有说完,就挨了秦温盛怒下的一巴掌,秦昊捂着通红的俊脸,一脸的委屈。

    秦温见此也是心有不忍,于是柔声道:“昊儿,你若是因为这等小事就迁怒你三叔,气量未免太过狭小,居然说出你三叔是凶手,太令为父失望了,你这样将来让为父如何放心的把家族交到你手里?”

    “哼,父亲未免太过小看孩儿了,孩儿就算再不济,这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况且父亲真的以为孩儿在乎的是秦家这点家业吗?给孩儿数年时间,保证打造一个远远超越秦家的家族。孩儿真正在乎的是自身的安全,在孩儿未成长起来之前,任何可能威胁到孩儿安全的因素,孩儿都要将其清除。”

    秦温一听,顿时陷入沉思之中,而秦昊顿时露出得逞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去。虽然秦温嘴上没有说出来,但是秦昊知道自己的几句话已经离间了父亲对三叔三十多年的兄弟情,兄弟再亲哪有儿子亲呐!

    见秦昊走远后,秦温叹了口气,然后对外面喊到:“政儿,进来吧!”

    只见一位年约16的俊秀青年推门而进,躬身行礼道:“见过大伯!”

    来人正是已亡二叔之子秦政,二弟秦良死后,秦温温一直对秦政视如己出,两人不是父子更胜似父子。

    “刚才我和你五弟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现在大伯要你去监视你三叔,一有什么飞吹草动立马与我汇报!”秦温背对秦政,淡淡的说道。

    秦政一听眼中顿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立马抱拳回应道:“诺!”

    而这时已返回练功场的秦昊则突然收到一道系统提示。

    “叮咚,宿主通过自己的智慧,巧施离间计,目前秦温以对秦恭产生怀疑,兄弟间三十多年的兄弟情已生裂痕,特奖励宿主智力10点,目前宿主智力28。”

    ;
相关文章
  • 潮湿春日负暄txt,69乐园会员日志

网友评论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头条文章
  • ?窗帘被精油按摩师,女人爱吃醋的四大...

  • mm1313不能看了,啪啪啪姿势成语...

  •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真实农村妇女...

  • 对女婿提出那个,姐姐的美女的花瓣...